破除农民工市民化的 制度性障碍

2015-12-16 15:23 栏目:看盘方法

摘要:12月14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。会议提出,要化解房地产库存,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,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,扩大有效需求,稳定房地产市

12月14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。会议提出,要化解房地产库存,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,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,扩大有效需求,稳定房地产市场。会议还强调,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,既是经济发展的结果,又是经济发展的动力。

  这意味着,以农民工市民化为核心的城镇化再次被确定为当前的重要工作。这项工作既可以帮助化解房地产库存,又可以形成经济发展的动力。有人将此理解为以房地产为工具带动城镇化,形成地方经济发展新动力。

  这其实不属于经济发展的新动力,在过去的十几年间,中国经济发动机之一就是基础设施建设与房地产投资。在2008年后的一段时间内,由于放松货币刺激经济的缘故,地方政府投资与房地产投资都出现了比较大的增长,直接后果是地方融资平台债务过高,很多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出现过剩。

  城镇化的发展动力应该是为农民工创造更多就业,让他们有留在城市的生存基础。如果没有稳定可期的工作与收入,农民工城市化就会面临巨大障碍,毕竟城市生活商品化,每天都有最低的固定支出,比农村生活的成本高得多。目前的难题是,由于经济增长放缓,对就业造成一定冲击,农民工就业受到影响,收入并不稳定。

  在这种条件下,如果鼓励农民工通过增加杠杆的方式进城置业,存在一定的风险。即使地方政府加大对农民在中小城市、城镇首次购买住房的支持力度,例如给予财政补贴、税收减免、利息补贴等,银行是否愿意给予抵押按揭也是个问题。如果通过行政性的命令要求银行执行此类贷款,其中蕴含的风险将与美国的次级贷款类似。

  政府推动城镇化的主要工作是解决农民工转换为市民的制度性障碍,比如户籍以及附着在户籍上的社会保障。至于农民工是否有意愿有能力转换为市民身份,应该让他们自己决定。事实上,在经济发达的地区,这种转换因城市化发展而自然发生。但在绝大部分地区,由于城市经济结构所限,不能提供持续的就业机会,城市规模受到限制,影响了城镇化的发展。

  城镇化是经济快速发展的结果。过去的十几年是中国城镇化发展最好的时机,而在经济开始低迷的周期内,城镇化会难以推进。但是,在过去的十几年内,地方政府热衷于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城市规模的扩大,在解决农民工转换为市民的制度性障碍问题上停滞不前,让城市化异化为“城市建设”而非“人的城市化”。

  现在鼓励农民工进城,已经不能像经济繁荣期那样增加大量就业。如果只是机会性地消化地产库存,那么,这也无法创造增量的地产投资以带动经济发展,因此,这种动力是不可持续的。如果继续用“老办法”解决“老办法制造的问题”,结果不难预料。因此,我们应该用新的思维去看待、用新的方法去加快农民工市民化。